浙江体彩20选5开奖走势:“一帶一路”倡議的基本原則、內容及其對中印關系的影響

CIIS | 作者: 藍建學 | 時間: 2019-10-31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浙江体彩20选5中奖 www.zfbqk.com 【摘要】本章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主要闡述的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概念范圍和目標;第二部分主要是呼吁中印兩國應將各自的發展戰略相互對接。作者將“一帶一路”倡議比作“亞洲騰飛的兩翼”,既是地區合作和南南合作的一種新模式,也是中國全面開放方針和睦鄰友好政策的優先考量和著力點。作者認為,考慮到中印關系源遠流長的交往史,以及印度的獨特地緣區位,印度應該成為中國實施“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一個重要伙伴。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框架背景下深化中印兩國的合作,將有助于把世界上兩個主要的市場連接起來,有助于把中印兩國的國家發展戰略對接起來,有助于中印兩大文明體的交融。

【關鍵詞】中印關系,南南合作,“一帶一路”倡議

 

“一帶一路”倡議(BRI)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9月訪問哈薩克斯坦和10月訪問印度尼西亞時首倡的。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構想倡議旨在通過推進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和民心相通,把亞太經濟圈和歐洲經濟圈對接起來,分享中國發展紅利,為亞洲騰飛插上兩只翅膀,造福沿線各國人民?!耙淮宦貳憊瓜胩岢雋甓嗬?,已經有沿線近百個國家積極響應參與,并愿同各自的發展戰略相互對接?!耙淮宦貳憊瓜虢叵吖曳⒄購禿獻魈峁┮桓隹虐蕕鈉教?,大幅提升中外合作水平。

一、“一帶一路”倡議的基本原則和內容

“一帶一路”倡議本質上新時期中國的對外開放戰略?!耙淮宦貳背橐部梢運凳僑蚧牟?。中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40年以來,經濟取得顯著成績,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目前,中國國內經濟需要轉型升級,需要升級對外開放戰略?!耙淮宦貳背樽叛酆胙錒潘砍裰坊パЩゼ?、和睦共處的精神,拓展中國同歐亞大陸方向國家各領域互利合作,是新形勢下中國推進對外合作的總體構想?!耙淮宦貳背樽芴逕鮮俏送平型庠誑虐鶯突ダ幕∩險箍獻?。更重要的是,“一帶一路”倡議也符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與中國和其他國家一道所創立的全球治理機制也是相一致的,對于現有的全球治理機制也是一個有益的補充。

在接下來的幾年中,“一帶一路”倡議的全面實施,將構成中國內政和外交政策的核心著力點。中國最高領導層曾在國內外的多次會議和論壇中,都清晰地表達過這一態度和立場。例如,在2015年3月5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中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強調(中國國務院,2015年):

“······中國將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鼓勵企業參與境外基礎設施建設和產能合作。構建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合作建設。加快互聯互通、大通關和國際物流大通道建設。構建中巴、孟中印緬等經濟走廊。擴大內陸和沿邊開放,促進經濟技術開發區創新發展,提高邊境經濟合作區、跨境經濟合作區發展水平?!ぁぁぁぁぁぁ?/em>

同樣地,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6年和201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又重申了中國建設“一帶一路”倡議的堅強決心。在李克強總理的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他進一步將“一帶一路”倡議與中國的國內發展戰略聯系起來(中國國務院,2016);他說道,“我們將進一步推進東部、中部、西部和東北各地區的協調發展;我們將把重點放在推進三大倡議上:一是‘一帶一路’倡議,二是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三是長江經濟帶區域協同發展?!痹?01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中國國務院,2017),李克強指出,“推進‘一帶一路’倡議的建設,已經取得巨大進展;一大批大型工程項目和與其他國家合作的工業項目已經啟動?!?/p>

中國在推進“一帶一路”倡議遵循的主要原則如下:

第一,著眼于實現沿線各國的共同發展和共同繁榮,秉持的是構建命運共同體的精神理念,強調的是共商、共建、共享的平等互利方式?!耙淮宦貳背榻且桓隹虐蕕牡厙獻髕教?,也將充分考慮到各方的立場、利益和便利度。

第二,“一帶一路”倡議將充分照顧各方的舒適度,確保透明開放,為既有的地區合作機制創造協同效應。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指出,“一帶一路”倡議“并不是中國一家的獨奏,而是沿線所有相關國家和地區合奏的交響樂章”。(中國外交部,2015年)

第三,“一帶一路”構想將為古老的歐亞大陸開創出新的生機與活力,將為這片廣袤大地的振興插上兩支強勁的翅膀。通過互利共贏式的發展,使中國與相關國家能夠朝著區域均衡的方向發展,有利于消除發展中出現的各種矛盾和沖突,創造國家和平發展環境,最終走向共同繁榮。

就“一帶一路”倡議的內容而言,它主要是為了通過陸路和海陸,實現中國與沿線國家的“五通”: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構建中外互利合作的大平臺。

二、“一帶一路”倡議對中印關系的影響

(一)中國將印度視為“一帶一路”倡議沿線的一個重要國家

首先,“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印經貿投資人文合作的新平臺、新窗口。毫無疑問的是,“一帶一路”倡議將是促進中印雙方貿易、經濟投資、人員往來和文化交流的一個全新的平臺和窗口?!耙淮宦貳背榻泄脫叵吖掖叢煬藪蟮納桃禱?。一帶一路建設,將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帶來巨大的商機。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將加大對印度基礎設施的投資,助推印度交通、通訊的現代化。在“一帶一路”框架下,中印如能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全球26人就能心心相印。在古代,大唐三藏法師玄奘為了學習佛法而不遠萬里途徑絲綢之路來到印度,由此促進了中國與印度次大陸廣泛的交流互鑒。而在2014年下半年,中國阿里巴巴集團的主要創始人馬云透露,印度商人作為阿里巴巴集團的商業伙伴已經有15個年頭了,超過4000萬的中國消費者通過阿里巴巴集團,超過購買了來自印度的茶葉和香料等等;同時,有超過1300萬的印度商人通過阿里巴巴集團的網絡平臺把生意做得紅紅火火。

其次,鑒于印度獨特的地緣區位和源遠流長的中印交往史,印度著實是中國實現“一帶一路”倡議過程中一個重要的合作伙伴。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框架下深化中印關系,將有助于把世界上兩個主要的市場連接起來,有助于把中印兩國的國家發展戰略對接起來,有助于中印兩大文明體的交融,同時還有助于激發中印兩國的市場和發展紅利。此外,印度加入中國所倡導的“一帶一路”倡議,還有助于印度實現其自身的市場和發展紅利。而如果印度加入了“一帶一路”倡議,將為全面深化中印戰略合作伙伴關系注入一個新的動力,包括政治互信、貿易投資、基礎設施、人員往來和旅游產業等等。印度還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的一個重要成員國,因為“一帶一路”倡議也為印度創造了更多更大的發展機遇。

第三,中印攜手共建“一帶一路”,將向外界釋放中印政治互信的積極信號,增加中印之間的相互依存,利益交織。根據現有的交通、通訊和經濟貿易交流的情況來看,中國的發展與印度洋地區密不可分。在中國的39條國際航線中,有21條要途徑印度洋地區。而在中國對外貿易中,有90%的貨物量是通過海運來運輸的,而這其中就有將近70%要途徑印度洋地區。中國目前對于原油進口的依存度已經超過60%,而這其中有超過三分之二要途徑印度洋地區。從長遠來看,如果中印兩國加強在印度洋地區的合作的話,那么,這將極大塑造未來印度洋地區的發展走向。這也是“一帶一路”倡議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1]印度政府曾明確表示要充當印度洋地區的安全“凈提供者”(Net Security Provider)[2],這顯示出就印度洋地區而言,印度希望在提供地區公共安全方面發揮起主要角色。

(二)印度的憂慮以及一些政策建議

首先,印度謹慎(prudent)對待“一帶一路”倡議可以理解,個人建議可設立中印“一帶一路”磋商機制,開誠布公討論印度的關切,討論兩國海上合作機制的對接(link-up)問題。

印度從其國家利益出發,仔細評估加入中國倡議的好處,這非常正常,也可以理解。印度對“一帶一路”倡議尤其“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確實有不了解的地方?!耙淮宦貳憊瓜胱魑嶄仗岢霾瘓玫那蠔獻鞴瓜?,將保持足夠的開放性和透明性,傾聽各利益攸關方的合理關切,在推薦過程中不斷修正和完善。目前中印之間已經確立了形式多樣的磋商機制,就能源安全、阿富汗、中亞甚至非洲等議題對話。為什么不可以設立中印“一帶一路”磋商機制呢?在這一機制下,我相信中方肯定樂于與印方進行工作層面的溝通,傾聽印方的關切與建議,對接兩國海上合作計劃;雙方有什么擔憂和不解,都可以拿出來開誠布公對話,縮小分歧,擴大合作。

其次,印度可以等待期其認為合適、舒適的時機加入,因為該倡議保持開放性。但是這種思考和猶豫不宜過長,因為晚加入的國家可能比早加入者吃虧,享受不到早期收獲。比如,中國宣布出資400億美元設立絲路基金,投入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3]實踐表明,印度在亞投行問題上的戰略判斷非常準確,是最早一批創始會員國,明顯有利于印度基礎設施引進外資,體現印度高層的先見之明,體現中印兩國都堅持發展優先、合作優先。在“一帶一路”問題上,相信印度政府會做出同樣高明的決斷。

第三,近來數位著名的印度有識之士已發出積極信號,反映出印方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上的理性務實思考,包括:

(1)狄伯杰(B.R. Deepak):《“一帶一路”:承載希望與夢想》,《人民日報》(2014年07月02日)[4]:印度與中國的海上交往可以追溯到漢代。班固《漢書》里曾記載了印度南部地區與中國的交往史,這一海上往來在元明時期達到頂峰。鄭和所率領的船隊曾到過印度的東西海岸。從安全的角度來看,海上絲綢之路概念的提出也正是亞洲共同安全觀的體現。海上絲綢之路一旦得到恢復,從中國到印尼、泰國、緬甸、斯里蘭卡以至非洲等地的港口等基礎設施將會連接整合到一起,相關參與方可以共同利用。如果印度也參與,將有助于解決印度國內部分發展問題。亞洲大多數國家還屬于發展中國家,發展的路還很長。攜手合作、共同發展是唯一的出路。海上絲綢之路從共同安全、共同繁榮的立場出發,解決亞洲所面臨的問題,非常有意義。若印度能夠參與此構想,西方所謂的中國制約印度的“珍珠鏈論”就站不住腳了?!岸皇蘭禿I纖砍裰貳苯蜒侵薷鞴木妹肆諞黃?,大大地發展各國之間的經貿、人文交流。從建構主義者的角度來看,“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將促進共同安全在亞洲的實現。

(2)印度資深學者拉賈·莫漢(Raja Mohan)在《印度快報》撰文指,印度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焦慮主要緣于地緣政治的狹隘視角。著眼長遠,印度政府不應繼續對中方倡議采取拖延回避態度。[5]持相同態度的還有資深外交官亞姆·薩仁山(Shyam Saran)[6],以及許多其他印度有識之士。[7]然而,在印度,也有相當一部分人相信,如果印度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將會損害印度的勢力范圍。而這種憂慮感自從中國和巴基斯坦聲稱要建設中巴經濟走廊而不斷滋長,而就中巴經濟走廊未來將要穿過的巴控克什米爾地區而言,印度也宣稱對其擁有主權。但是,這一不當猜測是毫無根據的,理由如下:

(a)據我研究,印度官員在不同場合強調,樂見歐亞大陸人民在經濟、文化、人文等交流。印度加入了亞投行,而后者將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重要的融資渠道。按照規劃,亞投行將會考慮“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需要,著力投資支持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對于現行的全球經濟治理機制而言,也是一個有益的補充。

(b)中方贊同印度學者提出的“季風計劃”(Project Mausam)、“香料之路”(The Spice Route)(其實,香料之路是 古代香料由北非、中東和南亞次大陸輸入中國的路線,本身就是中印歷史上合作的典范)等海上合作構想,這些倡議與中國的“一帶一路”構想在精神上是暗通的,兩者可以相互參與,相互對接,相互支持。這也表明中印作為文明古國開放包容、心胸開放的傳統。印度在打通通往中亞的通道等,參加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就是支持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體現,也證明絲綢之路的四通八達,保持開放性,沒有排他性。

(c)印度洋雖然是公海,但是由于歷史因素和地理因素,印度確實能在印度洋地區發揮包括中國、美國在內等其他國家所替代不了的獨特作用。中國的“一帶一路”不會也不可能影響印度在本地區的獨特地位,相反可能為中印在印度洋地區的合作提供新的契機。

三、結  論

鄧小平先生曾經說過,中印兩國不發展起來,亞洲世紀就不會到來。我預計,經過慎重考慮后,印度終將會以某種形式,積極參與到“一帶一路”戰略規劃中,對接兩國發展戰略,打造中印基礎設施伙伴關系,推動中印兩大東方文明盡快復興,促進這兩大新興市場的共同繁榮和共同利益。


(藍建學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所副所長、副研究員。原文載[印度]狄伯杰 主編:《重返全球與中國新絲綢之路》,馮威 譯,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2017年,第41-48頁。該文英文原文出處:Lan J. (2018)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Fundamental Principles, Content, and Significance for Sino-Indian Relations. In: Deepak B. (eds) China's Global Rebalancing and the New Silk Road. Springer, Singapore, pp 35-41, 下載鏈接


————————

[1] 胡仕勝:《“海上絲路”與“季風計劃”的對接空間》,《環球》雜志第06期,2015年03月18日;鏈接為//news.xinhuanet.com/globe/2015-03/16/c_134064582.htm

[2] 譯者注:“凈提供者”(Net Provider)是一個經濟學概念,指代負責根據用戶的要求開發和提供適合客戶使用服務的直接提供者,與“消耗者”相對。

[3] 在2017年5月14日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the Belt and Road Forum)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向絲路基金(the Silk Road Fund)再注資1000億元人民幣(相當于145億美元)。

[4] 狄伯杰(B.R. Deepak)(2014):《“一帶一路”:承載希望與夢想》,《人民日報》,2014年7月2日;鏈接為//world.people.com.cn/n/2014/0702/c1002-25226195.html

[5]拉賈·莫漢(Raja Mohan)(2014):《中國的外賣:“一帶一路”倡議》(“Chinese Takeaway: One Belt, One Road”),《印度快報》(The Indian Express),2014年8月13日;鏈接為//indianexpress.com/article/opinion/columns/chinese-takeaway-one-belt-one-road/

[6]亞姆·薩仁山(Shyam Saran)(2015):《印度必須加入中國的絲綢之路倡議》(“India must join China's Silk Route initiative”),《印度斯坦報》(Hindustan times),2015年3月18日;鏈接為//www.hindustantimes.com/ht-view/india-must-join-china-s-silk-route-initiative/story-cZJ5kG4ktsvRaRXI9yRkqO.html

[7] 賽巴爾·達斯古普塔(Saibal Dasgupta):《中國說“一帶一路”倡議正在成型,即使印度不愿意加入》(“China says Silk Road is taking shape despite India’s reluctance to join”),《印度時報》(Times of India),2014年12月13日;鏈接為//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world/china/China-says-Silk-Road-is-taking-shape-despite-Indias-reluctance-to-join/articleshow/45506242.cms


參考文獻:

狄伯杰 (2014).:“狄伯杰:印度參與“海上絲路”可破“珍珠鏈論”(India’s participation in Maritime Silk Road will render the ‘Strings of Pearl’untenable),《環球時報》(Global Times)(中文版),2014年9月18日;鏈接為//opinion.huanqiu.com/opinion_world/2014-09/5141651.html

拉賈·莫漢(Raja Mohan)(2014):《中國的外賣:“一帶一路”倡議》(“Chinese Takeaway: One Belt, One Road”),《印度快報》(The Indian Express),2014年8月13日;鏈接為//indianexpress.com/article/opinion/columns/chinese-takeaway-one-belt-one-road/

亞姆·薩仁山(Shyam Saran)(2015):《印度必須加入中國的絲綢之路倡議》(“India must join China's Silk Route initiative”),《印度斯坦報》(Hindustan times),2015年3月18日;鏈接為//www.hindustantimes.com/ht-view/india-must-join-china-s-silk-route-initiative/story-cZJ5kG4ktsvRaRXI9yRkqO.html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2015):《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全文),鏈接為//english.gov.cn/archive/publications/2015/03/05/content_281475066179954.htm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2016):《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全文),鏈接為//english.gov.cn/premier/news/2016/03/17/content_281475309417987.htm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2017):《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全文),鏈接為//english.cctv.com/2017/03/16/ARTI1PaDFjoEdY5G7BB0LYUI170316.shtml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2015):《外交部長王毅會參加記者招待會》(“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Meets the Press.”);鏈接為//www.fmprc.gov.cn/mfa_eng/wjb_663304/wjbz_663308/2461_663310/t1243662.shtml